Archives for : 時論狂想曲

《笑三李》臉書按讚知多少?

.

hot

.

王樂群-2

.

笑三李-李白

笑三李-李白

.

下面這首詩在臉書上能得幾個「讚」?

.

秋風清,秋月明,

落葉聚還散,寒鴉棲復驚,

相思相見知何日?此時此夜難為情。

.

如果告訴你這首詩名為《三五七言》

它又能得到幾個「讚」呢?

.

如果再告訴這是一首李白寫的奇詩,

只用三字、五字、七字即便成詩,

它應該得到幾個「讚」呢?

.

如果你沒有這般賞文,理解這般,

按「讚」或「不讚」又有什麼意義呢?

.

凡走過必留下痕跡,

為文如此,賞文亦復如此,

看來,只能解嘲「詩」一首:

.

《笑三李》

舞文弄墨好個秋

為賦新詞強說愁

唐宋詩家皆汗顏

不及今人文采優

.

文/多默 圖/網

.

註:今日版本為〈秋風詞〉,據傳亦出自李白手筆:

.

秋風清,秋月明,

落葉聚還散,寒鴉棲復驚。

相思相見知何日?此時此夜難為情。

入我相思門,知我相思苦。

長相思兮長相憶,短相思兮無窮極。

早知如此絆人心,何如當初不相識。

(註記資料:網摘)

.

後語:李白這首詩寫得還真「白」!

.

.

【相關文章】

A.神奇《6*5*4*3*2*1模組化作文》連結

B.王樂群的《模組化作文》班次課表連結

C.王樂群的《教師進修及親子講座》(連結

D.王樂群《模組化作文班》課程簡介(連結

.

台灣政黨政群的狂想

王樂群-2

不知是誰創出這句至理名言:「民主政治就是政黨政治。」但是,政黨卻經常成為政治亂源之所在,現今的台灣正是最好的寫照。

有人說台灣的政治之亂,從各政黨的黨名及黨徽即可見一班。百年老店的「中國國民黨」,在「去中國化」的意識形態下,注定成為非主流的政黨。「民主進步黨」的綠色黨徽,恰似將台灣置於十字路口,前途當然徬徨。「親民黨」的親民理論是上對下的思想,在人民當家做主的時代,也顯得格格不入。

另外,被標籤為急統派的「新黨」,當新的變成了舊的,泡沫化無可避免。被標籤為急獨派的「建國黨」,民意既已認為台灣是一個國家,又何須再談建國?至於「台聯黨」雖號稱台灣團結聯盟,卻是只團結他們眼中的台灣,異己者非除之而後快!

還有人將台灣的政黨生態,二分為「泛藍」與「泛綠」二大陣營,搞得彼此壁壘分明、非友即敵。更有人單單以「執政黨」及「反對黨」界定彼此功能,像是執政黨僅是負責執政,一黨之見即成定論,而反對黨則負責反對,專門攻訐執政黨的政策。

其實,「君子群而不黨、小人黨而不群」這句話,早已直指政黨政治的弊端。凡結黨者必有強烈的同志意識,對於黨內異議者只有逐出黨外處之,對於黨外異議者必以非我族類視之。更有甚者,這些黨內的同志必須澈底「護黨」,管它是非對錯、青紅皂白?所以,政黨的最終發展,必成為謀權利己的工具罷了!

期待台灣早日發展「政群」,展現更多元、更包容的政治理念與作為,真正團結全民「做對事」(Do right thong),而非只是「做事對」(Do thing right)。(2002/10/27)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

台灣本省華人的狂想

王樂群-2   甫就讀國中一年級的女兒,憂心忡忡問起這個問題:「爸爸,我是本省人?還是外省人?」哇!這真是個大哉問,那麼多的政治菁英和學者專家都理不清的問題,教我這個平凡小老百姓怎麼解答呢?沒辦法,我只能用最簡單的常識來問答她。 「女兒,妳的爺爺奶奶是外省人,所以爸爸是外省人;妳的阿公阿媽是本省人,所以媽媽是本省人。妳身上同時遺傳著爸爸和媽媽的血統,所以妳既是外省人、也是本省人。」 「那麼,什麼是本省人?什麼是外省人?」女兒直接挑明了問題所在。 「阿公阿媽的祖先來台灣已經十幾代了,已經在台灣(省)長期居住三、四百年,所以被認為是台灣人。爺爺奶奶是第一代來台灣的人,在台灣居住不過五十餘年,所以被認為是外省人。」 「還有原住民和客家人呢?」女兒進一步的追問。 「原住民就是指原來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,但他們也不是土生土長的人哦!研究指出台灣原住民的祖先是南洋群島的土著,後來移居在台灣發展出自己的文化。歷史指出客家人是五胡亂華時代為逃避戰亂,由中原各省大規模南遷的人們,其中一部份的客家人最後遷入台灣定居。」 「我懂了!原來台灣住的都是外省人和外國人。」哇!真是一語驚人! 為了讓女兒更安心,我還特別加以補充:「現在有人區分說,來台灣定居三代以上就可以稱做本省人了,妳是第三代,妳當然是本省人囉!像爸爸是第二代生長在台灣,台灣說得比國語還流利,有時還會刻意避談自己的省籍呢!」 「本省人就是台灣人囉?我是真正的台灣人嗎?」女兒繼續追問。 我開始感到頭皮發麻了,這又是更大的一個問題。我又被迫多費些唇舌:「現在還有人說,只要認同台灣、愛台灣的人都可以稱做台灣人,所以爸爸也是台灣人啊!」 「那我是本省台灣人,爸爸是外省台灣人,對不對呢?」女兒居然使出二分法。 對於這種分類法我有些哭笑不得:「對吧?那就還有客家台灣人、原住民台灣人,甚至還有外國台灣人哦!像旅居海外的台灣僑胞,或定居在台灣的外國人,都算是外國台灣人了。」 「我是台灣人,那我就不是中國人囉!」女兒突然冒出一個結論,差點一刀兩斷那條敏感的族群神經,這可令我一個頭變兩個大了。 「女兒啊!中國人有二種解釋耶!一種是民族的稱謂,它指的是從古至今中華民族的總稱,中國人就是華人,指的是同一血源、同一文化的人,加上和這些人血源混和、文化融和的人共組而成。英文中的Chinese可以翻譯成華人、唐人、漢人,也可以翻譯成中國人,就像是日本人就是大和民族的道理一樣。你是台灣人,當然也是華人、中國人啊!」 「人家都說中國人是指住在中國大陸的人?」女兒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。 「中國人的另一種解釋,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,這些人現在住在中國大陸,所以也可以簡稱為中國人。但是,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大陸之前,曾有中華民國統治大陸,之前甚至還有大清國統治大陸,那時候的人民也都是中國人,只是各有不同的國號和政權。你現在接受的是中華民國的政權統治,所以你也可以簡稱為中華民國的中國人啊!」 這時,我的寶貝女兒已經開始聽得呵欠連連、昏昏欲睡了。 我滔滔不絕解釋,為什麼有些台灣人不喜歡當中國人?包括不喜歡被「誤解」為彼岸的中國人;還有台灣曾被西班牙國、荷蘭國、鄭成功王朝、滿清國、日本國、中華民國分別統治過,許多久居台灣的人認為他們和住在中國大陸的人,已經切斷的「臍帶」關係,所以不再喜歡「中國人」這個稱謂;還有一些政客的刻意分化挑弄,藉由鬥爭謀權奪利…。 最後,只見女兒求饒的說:「好吧!我是台灣本省華人,這總不會錯了吧!」唉!看到女兒這幅疲態,我的長篇大論只得作罷!#(2002/10/18)

台灣政經不分的狂想

王樂群-2

易經有「窮則變、變則通、通則久」之道,若以循環論觀點解之,還有「久則窮」之理。綜觀史冊,歷朝各代的興衰,莫不循此軌跡發展,台灣似乎也逃不過這般的歷史宿命。

台灣在日據時代乃殖民地屬性,經濟民生只能仰頼部份農業生產,這是「窮」的年代。國民黨政府退守台灣,卻同時帶來資金與人才進行經濟改革,這是「變」的年代。當台灣由農業轉向工業發展,建立貿易導向之經濟型態,這是「通」的年代。台灣經濟改革成功後,創造出經濟奇蹟並擠身亞洲四小龍之列,這是「久」的年代。

但是,台灣在久享經濟民生富裕後,卻普遍出現貪婪風氣與唯利是圖,這已是「窮」的先兆。如今,台灣終於再度面臨「窮」的處境,連官員都不諱言有「苦日子」要過。但台灣的「窮」究竟會持續惡化?或盡快再現生機?端視能否「變」得成功。

其實,「窮」、「變」、「通」、「久」的過程,並無一定的時限。但以現今時勢變化之快,「十年」是每一個過程可忍受的極限,每一個過程經歷的時間愈久,下一個過程也必定跟著延長,「興」也如此,「衰」也如此!十年內台灣若無法浴火重生,相較於彼岸即將開啟的十年榮景,台灣之前途可想而知!

台灣的經濟走勢雖已與世界同步,但形勢卻更為複雜,眼前島內之傳統產業早已是強弩之末,只剩高科技產業仍一枝獨秀。眼見彼岸之龐大市場興起,台灣產業被迫非競即合,競之不敵,只剩結合一途。但是,礙於兩岸政治立場之對立,台灣求「變」之路,當然更艱辛難行。

所謂「政經不分家」,更具體的說,政治與經濟互為因果;台灣欲求經濟之善果,惟有在政治上先種善因。故台灣政治之變革,尤為殷切迫急,政務若不通暢,經濟更難振興!目前台灣政治問題弊端叢生,使經濟問題更加惡化,解決之道惟有先從政治上「三管齊下」,才能有效根治病源。

一、政局務求穩定:台灣政權雖已交替,但政黨惡鬥卻更為激烈,不肖政客奪權謀私也更為露骨。目前,政黨之小利凌越人民之大利之上,實乃台灣「窮」之肇因,人民惟有徹底覺悟「黨禍」之害,強力處置政黨及政客不當作為,使各政治人物知所警剔,台灣政局才能在穩定中求發展。

二、政策務求透明:台灣早已民智大開,但執政者卻仍迷信「愚民」之法,動輒以黑箱作業處理政務,以行政強權弱化立法,並忽視媒體制衡之力量。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之前途,難道就操縱在如此政策機制之下嗎?人民惟有爭取更多參與決策之權力,執政者才能真正遂行人民之意願。

三、政吏務求廉明:台灣「白金」與「黑金」問題之嚴重,貪污風氣之盛行,幾將台灣陷入沈淪之地。上行下效之,官場敗壞如此,民間自然腐化;貪婪之風全島盛行,台灣焉得光明前途?肅貪絕對是當前要務,人民唯有體認此一事實,要求政府徹底整頓吏治,否則再好的政策也是枉然。

台灣的「淺碟型經濟」完全禁不起長期的疲弱,台灣的民生更經不起長期的困苦,五十萬人失業還不能心生警惕,難道要五百萬人失業才痛定思痛嗎?莫忘了,五百萬人已足以建立新的政權了。台灣若要以最快速度解決經濟上「窮」的問題,就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進行政治上「變」的改革,今日不做,明日必將後悔。

對此,台灣人民的工具是「選舉」,而不是「陳情」;人民的武器是「罷免」,而不是「請願」,無論是對政府、政黨、政客、政吏,皆應如此。還有,請將「創制」與「複決」的權利還交人民,讓全體台灣人民來決議真正的台灣前途吧!(2002/2/11)#

 。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