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聖女學院本傳-明懷萱傳奇》(Ch8.3)

剎時,我的心頭陰霾密佈;我知道自己遇上真正的勁敵了。……

Ch8.3

自從「少女革命」和「聖女日記」二個網站摃上後,「少女革命」的指導老師高潮,對我就又愛又恨。高潮愛我讓女性自覺成為網路平台的主流意識,恨我所採取的溫和派作法與她大相逕庭,支持她的人不在少數,這令我有些腹背受敵。

這天高潮講述自己的愛情觀時,就以我做為例子,又是誇讚、又是嘲諷。

「……,無論妳愛上的是男人或女人,一定要切記,沒有用的人絕對不能愛!我聽說本校學生有人過生日時,接到情人送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,造成花市玫瑰花價格大漲,這就是最好的例子!這種男人多多益善……」

高潮說,這些玫瑰花並非愛情本身,卻能帶給人前所未有的愛情喜悅;它們能滿足接受者的虛榮感,讓接受者在他人眼中很有面子。送花的人能適時地做出貢獻,這就是「有用」的人;而藉由花所象徵的愛情,也就是「有用」的愛情!

「但接受者是否為了這種滿足感而愛上他,就不得而知了。……」

韓特在我生日時送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,這是全校皆知的事情,同學們都知道高潮是針對我而評論,也在台下議論紛紛起來。我知道許多同學對此是既羡慕又嫉妒,但也有不少同學對此根本不以為意,認為這是個人私領域的事。

高潮繼續揮舞雙手,滔滔不絕地說:

「……,人與人之間本該相互利用,情人之間尤應如此。妳們想被人所愛,就必須有被利用的價值,無論是妳們的美貌、身體、才能、財富……等。相對的,如果對方沒有利用價值,或利用價值不及於妳們所付出的,這種人絕對不能愛!」

高潮又舉出許多例子,說明古往今來的愛情悲喜劇,都是如此這般的範例。她說,如果白馬王子沒有破除魔法的利用價值,白雪公主何必愛上他呢?

至於茱麗葉愛羅密歐、祝英台愛梁山伯等故事,更因為所愛的男人缺乏利用價值,無法適時地提供保護,所以才會釀生悲劇,造成千古的遺憾。

「那些都是偉大的愛情,不是嗎?」台下有同學提出異議,

高潮看到我們面帶疑惑,更激昂地解析說:

「利用價值指的是什麼?答案是權力、金錢和快感!權力和金錢的作用人盡皆知,快感卻有身體與心理之分。身體的快感指的是各種感官的滿足,其中以做愛的快感最重要;心理的快感指的是各種精神上的滿足,其中以安全感最牢靠。……」

「試想,如果連生理或心理的快感都無法滿足妳,這種情人要來何用呢?別忘了,愛情也是一種投資,必須懂得精打細算,否則投資失利,吃虧的還是自己!」

我必須承認,高潮所說的確實有幾分道理,以投資做比喻也十分恰當。但我無法完全認同她的價值觀,我認為愛情該有某些部份能超越其上吧!

然而這些日子以來,對於愛情,我也信心動搖了……。

我不禁想起,當我告訴靚敏有關貞姐的故事時,刻意漏掉其中的一部份,這或許是高潮所謂的「利用價值」和「投資行為」,否則為什麼貞姐要割捨呢?

貞姐說,她選擇留下來的原因,是因為她想在貞德學院學到更多,再憑著自己的努力,獲得更好的成就,愛情也包括在內,她相信下一個男人會更好……。

韓特終於回國了!我滿心歡喜地迎接他,卻發現他心事重重。

這次韓特回來,主要是為了變賣國內的資產。原來他父親病危及過世這段期間,他們在美國的投資公司股價大跌,被競爭敵手趁機收購許多股票,如果下個月股東會前,他們不能買回足數的股權,公司就會遭對手併購,從此拱手讓人了。

直到周末放假時,我和韓特才能盡興地相聚在一起。我們直奔小別墅中激情做愛,恨不得將對方生吞活剝、吃下肚內才甘心;或許唯有如此,我們才能徹底感受到對方存在。畢竟,分隔兩地的愛情,是禁不起任何身心的失聯吧!

幾番巫山雲雨過後,韓特才問起我的生活近況。不知怎地?我也覺得自己的心事愈來愈多,而且不想讓他全都知道,尤其是貞姐的對於愛情的取捨……。

我盡量以敘事的方式告訴他,內心的感受甚少提及。

當韓特聽到我所建議的「愛情試煉」計畫,對愛德華所造成的傷害時,他臉色大變並指責我說,女人就是喜歡玩這些小把戲,非得讓男人犧牲到底才肯罷手!

對此我自知理虧,只好低聲地說自己錯了,但我不明白為什麼韓特如此感同身受?難道他曾有類似的遭遇嗎?或他根本不願意接受「愛情試煉」呢?

至於「聖女別院」網路平台所引起的風波,和我這陣子所承受的各種壓力,韓特倒是看得很開,他說沒有任何事非得某個人來做不可,世界並不會因為一個人的存在與否而改變什麼,人只能順勢而為,逆勢去做通常不會有好結果!

韓特說,天塌下來自然有人頂著,何況凱瑟琳至今還未出手!他要我把心放寬,做得來則做、做不來就不做,即使因此離開貞德學院,也沒什麼值得婉惜……。

我掙開他的懷抱,用手肘撐起身體,瞪著他說:

「如果我離開貞德學院,能去那裡?能做什麼呢?……」

韓特也緊盯著我的眼睛說:

「妳……跟著我回美國吧!」

「然後呢?」

「如果妳願意,我想和她離婚、和妳結婚!但我必須先料理好家族企業的事,而且,我一定要爭取到女兒的撫養權,這才是最難辦的事!……」

韓特說,他這次回美國感觸良多,他父親臨終告訴他,如果能重回他被綁架的那時候,他父親寧願犧牲一切、包括自己的性命,也要換回他平安歸來……。

雖然韓特平靜地敘述著,臉上卻淌下熱淚,看得出他內心的感傷。

我緊摟著韓特,心疼地安慰他說:

「他臨終前能化解開父子間的心結,真是一位好父親……」

韓特將臉埋入我胸前,難過地說:

「在此之前,我一直不肯原諒他,沒對他盡過半分孝道;如今天人永隔,追悔已是不及。我好恨我自己,為什麼當初只顧著自己,不願站在他的立場想想?……」

韓特說,直到父親死前一刻,他才感受到真正的父愛,他傷心難過之餘,決心要挽救父親遺留下來的事業,不讓父親一輩子的心血盡付東流,藉此聊慰父親的在天之靈。這次他回國變賣祖產,正是抱著破釜沈舟的勇氣,準備和對手拼個死活!

我感受得到韓特的決心,卻意有所指地問說:

「你的……妻子和女兒呢?」

韓特的眼中亮出光采,他驕傲地說:

「嗯,她們母女都很好,……我的女兒已經六歲了,長得像個小公主似的,簡直是人見人愛;她整天黏著我,喊著爹地、爹地,多虧她讓我苦中有樂!……」

韓特說,自從深刻體會父愛後,他才感受到家庭的溫馨,對女兒也格外疼惜;他們父女久未見面,女兒對他十分依戀,連這次他要回國,二人都難分難捨……。

我不禁帶著醋意說:

「所以……你捨不得女兒囉!」

韓特坦白地承認說:

「是的,我捨不得她!」

剎時,我的心頭陰霾密佈;我知道自己遇上真正的勁敵了。……#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