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聖女學院本傳-明懷萱傳奇》(Ch8.2)

或許感情發展到最後,比的是用情深淺程度,而不是比先來後到吧!……

Ch8.2

隔周放假時,我才鼓足了勇氣,再度去醫院去探視愛德華。慶幸的是,他身體已經康復許多,精神還不錯,我藉故支開靚敏和其他人,想和他單獨談談……。

我坐在愛德華的病床前,滿臉羞愧地說:

「對不起,都是我不好,亂出餿主意,害你受那麼多的罪!……」

沒想到,愛德華聽見我坦承因「愛情試煉」計劃,才造成這次的傷害事作時,他的臉上並未露出詫異之色,反而說這只是意外所造成,要我別太自責……。

我忍不住問愛德華說:

「難道靚敏都已經告訴你了嗎?……為什麼你不生氣呢?」

愛德華輕拍我的手,心平氣和地說:

「嗯,阿媛都告訴我了,這並不是妳們的錯,這只是一次意外;意料之外的事,總是會發生的,並不能責怪任何人。何況我只是輕微受傷,很快會就康復了。」

愛德華還是習慣稱呼靚敏為阿媛,或許他愛的是以前的阿媛,而不是現在的靚敏。這就是我想確認的事;無論是靚敏或是阿媛,她已不再是從前的她了!

我故意地提醒愛德華說:

「靚敏已經不是從前的阿媛了,你不知道嗎?」

「哦!妳誤會我的意思了,阿媛只是我習慣的稱呼,我覺得靚敏這個名字也很適合她。人總是會隨時間改變的,重要的是變成了什麼樣,不是嗎?……」

「你……很愛她嗎?」

「嗯!我愛她,我也很想照顧她、保護她!」

「你回國就是為了她嗎?」

「是的!但事情不是妳所想的那樣……」

愛德華說,他也很反對什麼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的事,但他聽父親說靚敏為了此事離家出走,甚至鬧得父女失和,他覺得有責任回來當面解決這個問題。

起初,愛德華想向靚敏說明他的立場,取消「指腹為婚」的約定……。

「那……你為什麼改變心意呢?」

「說真的,我原本以為她只是個嬌生慣養、不明事理的女孩,回國見過面後,才發現她是很有見解的女孩。我和她相處愈久,愈發現她許多優點,她嬌而不驕、有情有義,是位難得的好女孩。所以,我想重新認識變成靚敏的阿媛……」

「所以你決定展開追求嗎?」

「嗯,她對我的吸引力愈來愈強,我告訴自己說,放棄這樣的好女孩,會讓自己終身後悔。我想靠自己的力量追求她,無論有沒有追到,至少我試過了!」

眼前的愛德華,居然和我之前所想的完全不一樣,我原本以為他只是溫文儒雅罷了,沒想到竟是個有志氣的男孩,而且行動非常果決,毅力更是堅強!

我的內心大感佩服,表面上卻不動聲色,試探地問他說:

「那……你追到她了嗎?」

愛德華很誠懇地反問我說:

「妳覺得我追到了嗎?」

「…………?」

「懷萱,阿媛……靚敏念念不忘的是妳啊!」

「啊!……」我忍不住驚呼出聲!

我懂了!愈親近的人之間,愈無法隱藏秘密!愛德華也已看出靚敏和我關係匪淺,他卻對我一直保持著風度,連這次的「意外」事件,都不計較我的過錯。

愛德華仍然以溫和的口吻說:

「我愛她!請你相信我,我比妳更能帶給她幸福!」

「我……相信!」

自從貞姐說出她的親身經歷後,我已明白「被愛比愛人幸福」的道理。此刻我更看得出來,愛德華深愛靚敏的程度遠勝過我,甚至勝過愛他自己……。

我知道我輸了,面對愛德華這樣的「情敵」,我是無力招架的!但我的內心並沒有太多感傷,反而很高興靚敏能得到這份真情,因為他們才是完美的搭配呀!

靚敏在病房外早就等得不耐煩了,她見我好不容易和愛德華說完話,急忙拉著我離開醫院。我們來到前次那家咖啡店,靚敏開始盤問我來看愛德華的原因和結果。

我沒有直接回答靚敏的問題,只是轉述貞姐告訴我的故事……。

那天晚上,貞姐詳述她親身的經歷說,她在大一時曾深愛一位男士,但她的室友也同時愛上這位男士,三人間面臨著友情和愛情的衝突,彼此取捨十分為難。

這位男士是科技產業的新貴,不僅年輕多金,還十分風流倜儻,有許多女孩暗戀著他。原本他追求的是貞姐,想請貞姐的室友幫忙促成,不料相處之後,這位室友也愛上他,等到貞姐不知情而陷入他的情網後,這二段戀情已是同時進行了。

感情不是理智所能遏止,這三個人產生三角戀情後,彼此都感到十分痛苦,不只這位男士為難,連貞姐和室友都不知該怎麼辦?但這三人都不願意割捨感情,直到男士奉派到新加坡,準備長駐在那裡發展時,三人間才面臨最後的抉擇……。

靚敏聽到貞姐的這段戀後,毫不猶豫地說:

「哎呀!貞姐理應當仁不讓囉!人家本來就是先追她的嘛!但這位男士也太可惡了,為什麼要腳踏兩條船呢?難道可以把愛當成一切的藉口嗎?」

我試圖提醒靚敏不要遽下斷語:

「事實上,這位男士同時愛上貞姐和室友,就是同時愛上了,這有什麼道理可言呢?或許感情發展到最後,比的是用情深淺程度,而不是比先來後到吧!」

「唔?難道貞姐不愛他嗎?」

「貞姐覺得……那位室友更愛他!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貞姐說,她和那位室友情同姐妹,感情不輸給被稱為「三劍客」的靚敏、曼倩和我,當她和室友發現彼此都深陷愛情時,都曾經想過自己退讓算了,但彼此也都認為愛情不是物件,不應該由單方面讓來讓去,而是憑感情的厚度來決勝負!

那位男士在出國長駐新加坡前,分別探詢貞姐和室友是否願意跟隨?室友說她願意陪他同赴天涯海角,貞姐卻想在聖女學院完成學業,所以決定留下來……。

我繼續引導著靚敏的思路問說:

「敏,如果妳是那位男士,妳該如何選擇呢?」

「嗯!我會選擇那位室友,她的作法比較像曼倩,為愛無悔……」

「那麼,妳已經知道結局了!」

貞姐說,當她做出決定的那一刻,她就知道自已愛那位男士並不夠多。那位室友是全心愛他,願意以他為人生的方向;貞姐卻是分心愛他,才會選擇自己的路!

那位男士得知他想知道答案,於是他選擇了那位室友,兩人攜手到海外去共創前程,貞姐則獨自留下來繼續學業,讓時間慢慢淡化她心中的傷痛。

我引述貞姐的話,向靚敏暗示我的決定:

「貞姐說,被愛比愛人更幸福,她寧願他享有被全心愛著的幸福,這是她所能給他最大的愛了!這次曼倩的事情發生後,她更確定自己沒有做錯!……」……#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