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s for : 五月 2010

《聖女學院本傳-明懷萱傳奇》(Ch8.7)

只要妳願意,妳就能找到妳的愛人、妳的姐妹、和妳的朋友,他們一直都在……

Ch8.7

我的愛人、親人、朋友都已離我而去;我的生命也即將離我而去!

「懷萱,懷萱……」

我彷彿聽見有人在呼喚我的名字,一個原本不屬於我的名字。這聲音忽遠忽近,既熟悉又陌生,但我已無力回應,只想沈睡不醒,任由這個名字離我而去!

在這如真似幻的情境中,出現許多吵雜的擾我安眠,然後我見到了聖母瑪麗亞,她正悲憫地看著我……。不對,聖母的面容正是母親的面容,我終於和母親相見了!

正當我想撲進母親的懷抱時,這張臉孔又變得模糊不清了,我用盡全身的力氣睜開眼睛,想看清這張慈藹的面容,卻看到德蕾莎慢慢地浮現在我的面前……。

「懷萱,懷萱……,我的女兒,妳回到我身邊了!感謝天主!……」

歷經各種虛幻的夢境後,我終於回到人世現實之中,德蕾莎充滿關愛的面容,清晰地呈現在我的眼前。我見到德蕾莎,忍不住哭出聲來,熱淚滾滾流出……。

「別哭、別哭,我在妳身邊呢!……」

「嗚……」我想徹底地發洩滿腹的委曲,忍不住放聲大聲起來。

「好孩子,想哭就放心地哭吧!……」

「嗚……嗚……」

我足足號啕大哭了半小時,哭得精疲力盡,再次沈沈入睡……。

黎明已至,我懶洋洋地伸展雙臂,身體開始有了活力;當我再次睜開雙眼時,又見到德蕾莎充滿關愛的面容,她正微笑地看著我,眼中還含著憐惜的淚光。

眼前的景像十分陌生,我開始打量周遭的環境。原來這裡是一間單人病房,我手臂上正注射著點滴液,我再將目光轉回德蕾莎臉上,確定這次不是夢境了……。

我不好意思地問德蕾莎說:

「我……怎麼了?」

「妳累了,我送妳來這裡休息一夜。」

我的腦袋快速地運轉起來,一點一滴回想起所發生的事。這三日來,我處在極端的空虛和痛苦之中,最後我終於放棄生存的意念,虛弱地昏睡過去……。

我愧疚地看著德蕾莎說:

「嗯,……是我不好,讓妳擔心了。」

「不,是我疏忽妳了,學校舍監以為妳請假外出了,叫門又無人答應,差點耽誤了搶救的時間。直到妳父親堅持要破門而入,我們才發現妳昏倒在房內……。」

「我父親?……他人呢?」

「他說妳不想見到他,等妳度過危險期後,他就離開了。」

「他……有說些什麼嗎?」

「他說只要妳平安,妳要他怎樣都行!」

我能要父親怎樣呢?他拋棄我十年,突然回國找我,最後還是回去紐西蘭,陪他現在的妻子兒女。唉!我能要他怎樣呢?說真的,我希望從來就沒有這位父親!

「妳父親將妳的事都告訴我了,……妳願意談談嗎?」

「唔?…………」

「說出來會舒服些,妳真的壓抑太久了。」

「他……奪走我最愛的兩個人!」

其實,我非常清楚自己痛苦的根源,父親的突然離去,害我失去了母親;他突然出現,又讓我失去了韓特!但是這些痛苦,我又能向誰訴說呢?……

我失去了母親,才會來到貞德學院,似乎擁有一切,其實卻一無所得。我又先後失去了曼倩、靚敏和貞姐,這已讓我疲弱不堪;再失去韓特後,更讓我的身心靈受到最大創傷,沒想到我繞了一圈,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,找不到支撐的力量!

沒想到,雖然我逐漸遠離了上帝,祂卻沒有遺忘我,祂派遺德蕾莎陪伴著我,並為我提供了出口!最近一連串的事故,我居然忘記了德蕾莎,真是太不應該了。

我向德蕾莎坦承內心的感受,並對她說出過去的種種遭遇,和現在的種種變故,包括我和靚敏間的情感,及我和韓特間的愛戀,這兩段不正常的愛情……。

「這不是妳的錯!……」

「但……卻由我承擔所有的苦果!」

「這不是妳的錯,妳無須揹負著這種原罪!」

「我不明白?……」

「妳記得凱瑟琳的故事嗎?妳和她都曾被父親所棄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?」我不解地看著德蕾莎,她卻敘述起凱瑟琳的故事;內容和傳聞大致相同,不同的是她對凱瑟琳內心世界的描述,和凱瑟琳不為人知的觀感。

「……,那時候,凱瑟琳簡直是完美的化身,卻因愛情而鑄成大錯,她父親至死都不肯原諒她,讓凱瑟琳揹負著一生的罪惡。她也因此懷恨著她父親……」

啊!我聽得全身不寒而慄,凱瑟琳父母墓碑上的「不肖女」三字,竟是她一輩子洗刷不掉的罪名。如果是我如此遭遇,我也無法承受,同樣會懷恨父親吧!

「她……等待著救贖嗎?」

「不,她想給予救贖……」

「這是……妳們創立貞德學院的用意嗎?」

「妳可以這麼說……」

「我還是不明白!」

「妳們所犯下的錯誤,其實並不是妳們的錯,而是成長過程必經的試探,不該由妳們承擔著苦果!如果有人能給妳們更多的機會,想必妳們都能獲得新生。」

「這就是救贖嗎?」

「與其說這是救贖,不如說是被救贖!對凱瑟琳和妳而言,都是如此!……」

我想起靚敏和曼倩,她們也曾犯下錯誤,卻在此獲得重生的機會,這就所謂的「新生」嗎?那麼,我的機會在那裡呢?我的「新生」又是什麼呢?

「寬恕,妳必須懂得寬恕!凱瑟琳的父親至死沒有原諒她,如果她想要擺脫罪惡的枷鎖,她必須學習寬恕父親,也才能寬恕她自己!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凱瑟琳用盡半生的時間學習寬恕,我不想妳重蹈覆轍!……」

「妳要我寬恕……我的父親嗎?」

「還有妳自己!」

德蕾莎要我寬恕父親?我的內心陷入天人交戰,猶豫地問她說:

「如果……過往已逝,失去的還要得回來嗎?」

「如果鏡子破了無法重圓,那就再造一面鏡子!這個世界上不只一位父親,還有很多位父親;也不只一位母親,像我就願意當妳的母親。……」

即使如此,我的心中仍存有疑問!韓特呢?靚敏呢?曼倩、貞姐、容姐、仙姐……呢?這些和我情感相連的人,一旦失去了,還能獲得回來嗎?

「懷萱,世上都有許多類似的故事、類似的妳,和妳提到的這些人。只要妳願意,妳就能找到妳的愛人、妳的姐妹、和妳的朋友,他們一直都在……。」

我懂了!我的故事、韓特的故事、曼倩、靚敏的故事、貞姐、容姐、仙姐的故事,甚至阿飛、愛德華、凱瑟琳和德蕾莎的故事……,如果這些人和這些故事,未能彼此交會共享,有何意義呢?而且如果舊的故事不結束,新的故事怎麼開始呢?

「我……自己呢?」

「妳就是妳啊!」

「嗯!」我記起和貞姐、靚敏、曼倩的約定:「實現自我,活出精彩!」

這時,天色早已大白,陽光從窗外穿透進來,映在德蕾莎的修女服上,在白色的純潔中,閃耀著金黃的喜悅,這不僅溫暖我的身心,也重新照亮了我的生命!

我終於明白,德蕾莎也是一位聖女、一位天使!#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
《聖女學院本傳-明懷萱傳奇》(Ch8.6)

我知道自殺是一種罪行,我怎能犯下這種罪行呢?主啊!我該怎麼辦呢?……

Ch8.6

哭墳的當天晚上,我身穿白袍校服,通知韓特接我去小別墅。

韓特見到我時,從我刻意選擇的服飾和堅決的舉動中,一眼就看出我最後的決定。他神情激動,痛苦地吶喊說:「為什麼?為什麼?為什麼?……」

是的,這一夜將是紀念儀式,是我身為聖女的最終儀式!

這一夜,我將我的身體、我的心靈、我的一切完整奉獻給韓特!這一夜,將是所有的結束,也將從此劃下句點;因為,從明天開始,我將不再是我了!

高達十二級風速的熱帶氣旋逼臨了,這是北太平洋西部特有的氣象,我們稱它為「颱風」。烏雲密佈的夜空中,月亮黯然消失,星星也躲藏不見了,強風中夾雜著一陣陣的大雨,無情地摧殘這片山海,也重擊著我那顆故做冷漠的心!

一路上,韓特和我都靜靜地不言語,兩人之間似乎築起高牆鴻溝了。來到小別墅後,我脫去一身白袍、露出全裸的身體,靜靜地躺在床上,韓特也跟著我做了。

我們兩個人靜靜地擁抱、接吻、愛撫後,我引導著韓特,帶他進入我的體內;我們靜靜地做愛,當所有的高潮過去後,我們才開始靜靜地對話……。

「總該讓我知道原因吧?」

「我父親回來了!」

「這和我有什麼關係?」

「你原本只是他的替身!」

「妳說過妳愛的是我!」

「後來……我愛的才是你!」

「那妳為什麼要離開?」

「因為你的女兒!」

「這和她有什麼關係?」

「我不想她變成另一個我!」

這是我和韓特最後的對話;然後,我就靜靜地離開他了。……

「……韓特,你知道我好想你嗎?想得我心都碎了!」

三天後,韓特永遠地離開國內了。他清理了所有雜務、賣掉了我們的小別墅、為我繳清了二年學費……,他只以簡訊告訴我這些事,對於分手話別則隻字未提!

嗯!這才是我深愛的男人,我的韓特!

當最後的答案已經揭曉,再苦苦留戀有什麼用呢?韓特採取了一慣的瀟灑作風,維持了原本的自在模樣,就這麼無拘無束地離開了。這不只是對他自己的尊重,也是對我的尊重,更是對愛情的尊重!嗯,這樣的韓特,才是我深愛韓特啊!

韓特離開後,我謊稱要陪同父親辦事,向學校請了長假。填完離校登記簿,我又偷偷地溜回宿舍,將房門緊緊鎖上,關閉所有對外的通訊,把自己完全地封閉起來。

這個「家」中變得空蕩蕩地,似乎嗅不出一絲人味。我只能待在這個如同墳墓般的地方,獨自忍受著孤獨和寂寞。我想了好多事,又好像什麼都沒想過……。

未曾長時間獨處的人,千萬不要說懂得孤獨、懂得寂寞!

這種孤絕的處境,可以讓人崩潰、將人逼瘋!當一個人的情緒都找不到出口時,心就開始變得麻痺,然後慢慢地等著,等著最後的死去!這種感覺,我終於懂得了!

整整三天了,我將自己禁閉在「家」中,既不想被別人打擾,也不想打擾別人。我既不吃也不眠,偶而喝口白開水,卻又忍不住嘔吐,連胃液都吐出來了。

我真的想讓自己發瘋、然後麻痺、然後死去!

一個人的心既然已死,空留軀殼又有何用呢?或許這世界上有太多該死的人還沒死,太多不該死的人卻死了,那我究竟是該死?還是不該死呢?我知道在天主教的教義中,自殺是一種罪行,我怎能犯下這種罪行呢?主啊!我該怎麼辦呢?

既不願生、也不能死,我有如靈魂出竅般,毫無意識地活著。我的腦海十分混紊,不斷地浮現所有的人、事、物;但這些景象一閃即逝,竟像是不曾存在似的。

曼倩來看我了,她說她現在過得很平凡、也很心安,因為她沒有背棄情和義。原來在她的心中,情和義是相連的,唯有情義兼顧,才能成就她的人生!

我對曼倩說,我也想有情有義,但是我做不到!我說她的情和義是一體的,是全有或全無;我的情和義卻在天平的兩端,有情就無義、有義就無情!

曼倩笑而不答,身影逐漸消失了……。

靚敏來看我了,她說她現在過得很規矩、也很快樂,因為她善盡本份和責任。原來在她的心中,受和授是相連的,唯有授受循環,才能成就她的人生!

我對靚敏說,我知道有受有授,但是我做不到!我說我接受了許許多多,卻無法逐一回報,有些回報甚至會造成負面的傷害,反而會陷入惡性循環!

靚敏也笑而不答,身影逐漸消失了……。

貞姐來看我了,她說她現在過得很充實、也很值得,因為她的犧牲有了代價。原來在她的心中,捨和得是相連的,唯有捨得分明,才能成就她的人生!

我對貞姐說,我希望有捨有得,但是我做不到!我說我想捨的捨不掉、想得的得不到,對於那些我想擁有卻又失去的,我根本就無能為力啊!

貞姐仍笑而不答,身影逐漸消失了……。

奇怪的是,我的母親和韓特卻沒有來看我,他們才是我最愛的人,也是我最想留卻留不住的人,為什麼他們不來看我呢?難道他們遺忘我了嗎?難道我做錯了嗎?

這一切都要怪我的父親,如果他不曾離棄,母親就不會含辛茹苦至死;如果他沒有回來,韓特也不會帶著遺憾遠去,這一切都是父親的錯,都是他的錯!

我曾擁有一切,如今卻失去一切;我的內心已油盡燈枯,不見一絲光明與溫暖。我很累了,不想再做無謂的掙扎,就讓我沈沈地睡去,不再醒來……。……#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

《聖女學院本傳-明懷萱傳奇》(Ch8.5)

這算是什麼懺悔?難道無論做了什麼錯事,都可以找到合理化的藉口嗎?……

Ch8.5

不該走的要走、不應來的卻來,人生就是這麼充滿無奈,命運也由不得自己做主!當我的好姐妹曼倩、貞姐和靚敏一個個走了,我的親生父親卻回來了。

「……韓特,你知道我好想你嗎?想得我心都碎了!」

韓特很快就將家族中屬於他們這一房的祖產變賣殆盡,只留下海濱那片山坡地,和屬於我們的小別墅。我知道,時間已經非常迫近,他在等我最後的答案!

說真的,那次我和韓特長談後,我的內心始終處於千頭萬緒中,對於他提出攜我赴美之事,也遲遲無法故出決定。緊接而來的是,貞姐出國、靚敏離校不回來了,這讓我遭受到鉅大的衝擊,對人生的聚散無常感到悲哀,根本無力回覆韓特了!

此時此刻,失聯十年的父親卻突然出現,這更讓我完全亂了方寸……。

起初,我拒絕與父親見面,他卻在學校的賓客接待室中,足足等了我三天。這件事鬧得全校師生皆知,我無法再忍受別人異樣的眼光,只好被迫與他見面!

父親的兩鬢微白,已是中年體態;他眉宇間藏有哀愁,臉色倒還紅潤。我們已將近十年未見過面,所有的新愁舊恨交雜在一起,使我不想也不屑理睬他。他見我面帶恨意,也只能苦笑不語,不敢任意出聲,安靜地跟著我在大花園中繞圈子。

兩人沈默許久後,父親才開口說話,卻像是他在自言自語……。

父親自顧地說,他二個月前才輾轉得知母親病逝的事,立刻向親友打聽我的下落,但沒有人知悉任何消息。直到最近,他偶然看到「聖女日記」網站上有我的照片,依稀辨認出是自己的女兒,他才不顧一切偷渡回國,想親自一探究竟。

我內心冷笑著,覺得有種報復的快感。自從母親去世後,我幾乎斷絕所有的親友往來,除了介紹我就讀聖女學院的神父外,只有二位高中的密友知道我的現況。我不想和以前的親友有任何關聯,當然更不想讓這位拋妻棄女的父親找到我!

父親說,這十年來我的容貌改變不少,又使用他所不知的名字,是否如他所料<明懷萱>就是他的女兒,他並未抱著太大希望。他回國後到學校查證,但校方為了保密拒絕透露我的資料,他只好不斷地向校方苦苦懇求,最後情緒完全失控了。

這件事驚動了學校高層,德蕾莎知情後勉為其難,校方才幫父親確認了我是他的女兒。他不禁喜出望外,馬上辦會客手續,卻遭到我連續三天的閉門羹……。

很久以來,我已經不想知道有關父親的任何事,所以趁他說話稍停時,我冷漠地問他到底有何貴幹?他沒想到我是如此對待,想說的話又被迫吞回肚裡了。

一陣語塞過後,父親問起母親的墓地在何處?他說想去祭拜她。

父親提起母親,教我忍不住怒火中燒,我倒想看看這位負心人,有何顏面見那被他狠心拋棄、貧病以終的妻子?我隨即向學校請假,帶著他直奔到母親的墓前。

這正是梅雨紛飛的季節,墓園中十分冷清,我逕自撐著傘快步前行,完全不理會身後淋著雨的父親。自從清明節掃墓過後,我也有二個月沒來探望母親了,這時能「押」著父親來墳前謝罪,我真希望母親能現身顯靈,親眼目睹這一切。

我原本以為父親會痛哭失聲,向母親懺悔他的罪行;但他只是眼中泛著淚光,不斷輕撫著墓碑。我正想開口痛斥他時,他竟吟出蘇東坡那首悼念亡妻的詞句:

「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千里孤墳,無處話淒涼。……縱使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鬢如霜。……」

我深刻記得這首詞,小時候學著背唐詩宋詞時,有一天唸到這首詞,當時母親對父親說,如果有朝一日她離去後,希望父親能來墳前,為她吟哦這首詞……。

「……夜來幽夢忽還鄉,小軒窗,正梳妝。相對無言,惟有淚千行。……料得年年斷腸處,明月夜,短松岡。」

父親的舉動令我感到震驚,此時、此地、此景、此情,他竟然記得當初的約定,在母親墳前親口吟出這首詞,這讓我不知該為母親感到高興?還是悲傷?……。

父親吟詞後面對著墓碑,語帶哽咽地向母親解釋他出走的原因說:

「……那時公司積欠一堆債,我逼不得已向地下錢莊借錢周轉,本想藉此渡過難關,沒想到卻愈陷愈深。……公司倒閉時,我已欠下鉅額的債務,我還不出錢來,股東們告我侵佔和詐欺,地下錢莊也揚言取我性命、毀我家庭,我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」我故意裝作沒聽見。

「這種情況下,我怎能再連累你們呢?我只能一走了之!幸虧她冒險掩護我出境,陪我過著刦後餘生,不然我就身陷囹圄,或者早就變成無名屍了。……」

「你撒謊!你騙人!你……不是東西!」我歇斯底里地喊叫著!我覺得父親滿口謊言,只想掩飾自己的罪行,這對母親和我都是極大侮辱,我再也聽不下去了!

父親全然不理會我的嘶吼,繼續對母親說:

「……妳知道嗎?我日夜思念妳們母女,但我根本沒臉再見妳們,只能夜半人靜時暗自神傷。……我聽說妳離開人世,既傷心又悔恨,我知道今世再無機會補償妳了。……我們的女兒最教我掛心,沒想到找到她時卻只能無言以對!……」

「閉嘴!你不要再說了!我根本不相信你……」

我聽得快氣炸了,這算是什麼告白?這算是什麼懺悔?難道一個人無論做了什麼錯事,都可以找到合理化的藉口嗎?我猛然將撐著的雨傘收合,然後很用力打在父親的背部,一下、二下、三下……,他仍然不為所動,繼續他的演說。

「……現在我只能在妳墳前話淒涼,訴說別後的思念,和我終身的遺憾!……我和她的日子過得很平靜,經營一個小農莊,生有一對子女,這種生活不用擔心受怕了。……我這次回來,並不奢求妳的原諒,只希望女兒平安地活著。……」

「你……不要再說了!」

我激動得差點昏厥,稍微清醒後,立刻頭也不回地奔出墓園……。……#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

《聖女學院本傳-明懷萱傳奇》(Ch8.4)

這就是長痛不如短痛!……起初無論多麼難受,最後總會過去的!……

Ch8.4

「聖女別院」網路平台的危機出現轉機,貞姐利用她出國前的空檔,設法面見凱瑟琳報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,並表達我所遭遇的壓力和挫折,需要協助……。

凱瑟琳終於出手了!她親自邀請各大媒體的負責人私下餐聚,運用她強大的人脈資源和廣告交換等誘因,讓這些媒體對聖女學院的報導角度,由負面批判轉向正面肯定,加上曼倩出走所引發的新聞熱度已經消退,所以媒體就不再炒作此事了。

透過各類媒體刻意的宣傳,閱聽大眾逐漸建立新的認知印象:

「貞德女子學院確實只招收資質出眾的年輕女孩,並針對每位女孩的特質加以施教;……有些女孩因此而獲得出人頭地的機會,有些女孩卻放棄這些機會,改走自己所選擇的道路!……這些女孩最後的成敗,必須由自己負起所有責任!」

經過凱瑟琳的授權後,貞姐又發動所有的大二學姐,四處拜訪那些順利畢業的校友,請這些校友們現身說法,利用網路平台發表她們成長的經過和感想。這些校友為了維護校譽,和解決自身被污名化的問題,紛紛出面發表她們的觀感……。

這種「證言式」的宣傳效果極佳,那些畢業的學姐們各有成就,也具有一定的知名度,由她們證明從聖女學院獲益良多,社會大眾怎能不信呢?連那位電視台的當家女主播,都敢挺身而出反駁那些不實的指控,社會輿論當然會跟著轉向嘛!

不到二周的時間,「聖女別院」網路平台獲得豐碩的戰果。雖然那些「反聖女」的言論依然存在,多半被其他的網友視為偏激的私論,再也引不起廣大的共鳴。

經過這次事件教訓後,我漸能有效地掌握「聖女別院」的發展方向。對此,我計畫先以校友們的成長故事為題材,建立各種值得仿效的範例,然後再導入新生代女性的觀點和見解,和網友形成更完整的溝通與互動,來滿足他們成長的需求。

貞姐出國行前的情義相挺,不僅解決了我的問題,更讓我從中學習許多,她送我的這份大禮,不只讓我感激得痛哭流涕,也讓我愈加懷念起她的種種好處。

或許貞姐就像是白開水,每日喝它不覺得重要,一旦缺少了它,簡直活不下去。即使有各種的飲料誘惑,人還是會喝到白開水,唯有它才具有永恆的存在價值!

我非常羡慕貞姐,她這麼年輕就有如此非凡的表現,假以時日必能成為偉大的女性。雖然我萬般不捨她的離去,卻衷心祝福她迎向光明的未來!

貞姐要出國了,靚敏和我一起去機場送行。靚敏和我難過地猛掉眼淚,貞姐卻瀟灑地揮揮手,祝福我們早日實現自我;我們三人還彼此約定,一定達成志願!

面對著這般情景,我忽然想起凱瑟琳和德蕾莎的約定,當她們分離十年重逢相聚時,兩人都實現了自己的諾言。類似如此的承諾和履行,我們能做得到嗎?

送貞姐進入登機門後,靚敏和我都捨不得馬上離開,我倆並坐在國際機場的大廳中,看著忙碌往來的旅客,各自為了不同的目的,而選擇飛向不同目的地。因為我從未出過國,很嚮往自己能像這些旅客,乘著那隻大鐵鳥,自由地周遊世界。

其實,這陣子我很少和靚敏見面,愛德華傷癒出院後,靚敏仍是每天陪著他,一直沒有回校上課。而我在公務上忙著網路平台,學業上也不敢掉以輕心,私事上更顧著韓特的況狀,有形無形中拉開與靚敏間的距離,乾脆就相見不如不見了!

沈默一會兒後,靚敏突然轉過頭來看著我說:

「萱,我不打算回學校了!……」

我也拉回自己的視線,平靜地看著靚敏說:

「嗯,……我已經猜到,妳想和愛德華在一起讀書。」

「我不能陪在妳身邊了,……妳能原諒我嗎?」

「小傻瓜,我們還是可以常常聚在一起啊!」

「……我要陪愛德華去英國,我們再也不能常常見面了!」

「啊!」我忍不住驚呼出聲,這太令人吃驚了!

在此之前,我原本以為愛德華已經選讀國內大學,至少短期內會定居下來,如果靚敏想陪他一起讀書,應該會轉校而離開聖女學院吧!但是,為什麼會變成愛德華將帶著靚敏遠渡重洋,一起去英國讀書呢?為什麼要靚敏和我分隔兩地呢?

「為什麼?……」我的內心一陣刺痛,不敢相信這是真的!

靚敏也露出難過的表情,卻很理智地解釋說:

「英國鄉間的環境及氣候,對愛德華的復健較有幫助;他的學業本來就在英國,如果我想陪著他、照顧他,最好就是去就讀他的學校,這才是最恰當的安排。」

我不可置信地質問靚敏說;

「這是愛德華的意思?還是妳的意思呢?」

「這是我們一起決定的事,愛德華說妳能諒解的……」

「妳……呢?」

「我……也請求妳的諒解!」

我還沒淡化送別貞姐的離愁,新的離愁立刻又塞滿五臟六腑了。

雖然貞姐和我情同姐妹,卻未發展任何愛戀關係;靚敏卻和我有著肌膚之親,我們還曾經互相佔有對方。如今,靚敏就要為另一份感情捨我而去,這怎不教我傷心欲絕呢?何況,我對貞姐的離去還能期待重逢,對靚敏的離去還能奢望什麼呢?

「妳…………」我哽咽地說不出話來。

靚敏也悽悽然地接著說:

「萱,我也捨不得離開妳啊!但……我們總是要長大的,不是嗎?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那天妳和愛德華談些什麼,他始終都沒有告訴我,我想那是你們之間的一種默契吧!我知道你們都很愛我,都想讓我得到幸福,我怎能不接受你們的好意呢?」

「我……沒想到,事情發生得那麼快,那麼令人措手不及!」

「嗯!這就是長痛不如短痛!……起初無論多麼難受,最後總會過去的!」

啊!我突然發現靚敏變了,變得更成熟、更懂事、更充滿智慧,變得我幾乎不認識了。我明白她終於長大了,這才是我所期待的靚敏,而我也該向她看齊吧!

「敏,我……衷心地祝福你們!」

靚敏反而寬慰著我說:

「其實妳說得對,被愛的人更幸福。別忘了,……韓特愛妳比我還多!」

「但是,他要定居美國了!……」

「啊?」這次換靚敏大吃一驚。

「他說要帶我一起去,我還在考慮該不該答應他……」

「唔?…………」

靚敏知道韓特有妻有女的身份,也不知該如何提供建議、為我參謀。

我見靚敏怔住不說話,強忍心中的難過,大聲地說:

「我不去美國了,我要去英國!……」……#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

《聖女學院本傳-明懷萱傳奇》(Ch8.3)

剎時,我的心頭陰霾密佈;我知道自己遇上真正的勁敵了。……

Ch8.3

自從「少女革命」和「聖女日記」二個網站摃上後,「少女革命」的指導老師高潮,對我就又愛又恨。高潮愛我讓女性自覺成為網路平台的主流意識,恨我所採取的溫和派作法與她大相逕庭,支持她的人不在少數,這令我有些腹背受敵。

這天高潮講述自己的愛情觀時,就以我做為例子,又是誇讚、又是嘲諷。

「……,無論妳愛上的是男人或女人,一定要切記,沒有用的人絕對不能愛!我聽說本校學生有人過生日時,接到情人送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,造成花市玫瑰花價格大漲,這就是最好的例子!這種男人多多益善……」

高潮說,這些玫瑰花並非愛情本身,卻能帶給人前所未有的愛情喜悅;它們能滿足接受者的虛榮感,讓接受者在他人眼中很有面子。送花的人能適時地做出貢獻,這就是「有用」的人;而藉由花所象徵的愛情,也就是「有用」的愛情!

「但接受者是否為了這種滿足感而愛上他,就不得而知了。……」

韓特在我生日時送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,這是全校皆知的事情,同學們都知道高潮是針對我而評論,也在台下議論紛紛起來。我知道許多同學對此是既羡慕又嫉妒,但也有不少同學對此根本不以為意,認為這是個人私領域的事。

高潮繼續揮舞雙手,滔滔不絕地說:

「……,人與人之間本該相互利用,情人之間尤應如此。妳們想被人所愛,就必須有被利用的價值,無論是妳們的美貌、身體、才能、財富……等。相對的,如果對方沒有利用價值,或利用價值不及於妳們所付出的,這種人絕對不能愛!」

高潮又舉出許多例子,說明古往今來的愛情悲喜劇,都是如此這般的範例。她說,如果白馬王子沒有破除魔法的利用價值,白雪公主何必愛上他呢?

至於茱麗葉愛羅密歐、祝英台愛梁山伯等故事,更因為所愛的男人缺乏利用價值,無法適時地提供保護,所以才會釀生悲劇,造成千古的遺憾。

「那些都是偉大的愛情,不是嗎?」台下有同學提出異議,

高潮看到我們面帶疑惑,更激昂地解析說:

「利用價值指的是什麼?答案是權力、金錢和快感!權力和金錢的作用人盡皆知,快感卻有身體與心理之分。身體的快感指的是各種感官的滿足,其中以做愛的快感最重要;心理的快感指的是各種精神上的滿足,其中以安全感最牢靠。……」

「試想,如果連生理或心理的快感都無法滿足妳,這種情人要來何用呢?別忘了,愛情也是一種投資,必須懂得精打細算,否則投資失利,吃虧的還是自己!」

我必須承認,高潮所說的確實有幾分道理,以投資做比喻也十分恰當。但我無法完全認同她的價值觀,我認為愛情該有某些部份能超越其上吧!

然而這些日子以來,對於愛情,我也信心動搖了……。

我不禁想起,當我告訴靚敏有關貞姐的故事時,刻意漏掉其中的一部份,這或許是高潮所謂的「利用價值」和「投資行為」,否則為什麼貞姐要割捨呢?

貞姐說,她選擇留下來的原因,是因為她想在貞德學院學到更多,再憑著自己的努力,獲得更好的成就,愛情也包括在內,她相信下一個男人會更好……。

韓特終於回國了!我滿心歡喜地迎接他,卻發現他心事重重。

這次韓特回來,主要是為了變賣國內的資產。原來他父親病危及過世這段期間,他們在美國的投資公司股價大跌,被競爭敵手趁機收購許多股票,如果下個月股東會前,他們不能買回足數的股權,公司就會遭對手併購,從此拱手讓人了。

直到周末放假時,我和韓特才能盡興地相聚在一起。我們直奔小別墅中激情做愛,恨不得將對方生吞活剝、吃下肚內才甘心;或許唯有如此,我們才能徹底感受到對方存在。畢竟,分隔兩地的愛情,是禁不起任何身心的失聯吧!

幾番巫山雲雨過後,韓特才問起我的生活近況。不知怎地?我也覺得自己的心事愈來愈多,而且不想讓他全都知道,尤其是貞姐的對於愛情的取捨……。

我盡量以敘事的方式告訴他,內心的感受甚少提及。

當韓特聽到我所建議的「愛情試煉」計畫,對愛德華所造成的傷害時,他臉色大變並指責我說,女人就是喜歡玩這些小把戲,非得讓男人犧牲到底才肯罷手!

對此我自知理虧,只好低聲地說自己錯了,但我不明白為什麼韓特如此感同身受?難道他曾有類似的遭遇嗎?或他根本不願意接受「愛情試煉」呢?

至於「聖女別院」網路平台所引起的風波,和我這陣子所承受的各種壓力,韓特倒是看得很開,他說沒有任何事非得某個人來做不可,世界並不會因為一個人的存在與否而改變什麼,人只能順勢而為,逆勢去做通常不會有好結果!

韓特說,天塌下來自然有人頂著,何況凱瑟琳至今還未出手!他要我把心放寬,做得來則做、做不來就不做,即使因此離開貞德學院,也沒什麼值得婉惜……。

我掙開他的懷抱,用手肘撐起身體,瞪著他說:

「如果我離開貞德學院,能去那裡?能做什麼呢?……」

韓特也緊盯著我的眼睛說:

「妳……跟著我回美國吧!」

「然後呢?」

「如果妳願意,我想和她離婚、和妳結婚!但我必須先料理好家族企業的事,而且,我一定要爭取到女兒的撫養權,這才是最難辦的事!……」

韓特說,他這次回美國感觸良多,他父親臨終告訴他,如果能重回他被綁架的那時候,他父親寧願犧牲一切、包括自己的性命,也要換回他平安歸來……。

雖然韓特平靜地敘述著,臉上卻淌下熱淚,看得出他內心的感傷。

我緊摟著韓特,心疼地安慰他說:

「他臨終前能化解開父子間的心結,真是一位好父親……」

韓特將臉埋入我胸前,難過地說:

「在此之前,我一直不肯原諒他,沒對他盡過半分孝道;如今天人永隔,追悔已是不及。我好恨我自己,為什麼當初只顧著自己,不願站在他的立場想想?……」

韓特說,直到父親死前一刻,他才感受到真正的父愛,他傷心難過之餘,決心要挽救父親遺留下來的事業,不讓父親一輩子的心血盡付東流,藉此聊慰父親的在天之靈。這次他回國變賣祖產,正是抱著破釜沈舟的勇氣,準備和對手拼個死活!

我感受得到韓特的決心,卻意有所指地問說:

「你的……妻子和女兒呢?」

韓特的眼中亮出光采,他驕傲地說:

「嗯,她們母女都很好,……我的女兒已經六歲了,長得像個小公主似的,簡直是人見人愛;她整天黏著我,喊著爹地、爹地,多虧她讓我苦中有樂!……」

韓特說,自從深刻體會父愛後,他才感受到家庭的溫馨,對女兒也格外疼惜;他們父女久未見面,女兒對他十分依戀,連這次他要回國,二人都難分難捨……。

我不禁帶著醋意說:

「所以……你捨不得女兒囉!」

韓特坦白地承認說:

「是的,我捨不得她!」

剎時,我的心頭陰霾密佈;我知道自己遇上真正的勁敵了。……#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

《聖女學院本傳-明懷萱傳奇》(Ch8.2)

或許感情發展到最後,比的是用情深淺程度,而不是比先來後到吧!……

Ch8.2

隔周放假時,我才鼓足了勇氣,再度去醫院去探視愛德華。慶幸的是,他身體已經康復許多,精神還不錯,我藉故支開靚敏和其他人,想和他單獨談談……。

我坐在愛德華的病床前,滿臉羞愧地說:

「對不起,都是我不好,亂出餿主意,害你受那麼多的罪!……」

沒想到,愛德華聽見我坦承因「愛情試煉」計劃,才造成這次的傷害事作時,他的臉上並未露出詫異之色,反而說這只是意外所造成,要我別太自責……。

我忍不住問愛德華說:

「難道靚敏都已經告訴你了嗎?……為什麼你不生氣呢?」

愛德華輕拍我的手,心平氣和地說:

「嗯,阿媛都告訴我了,這並不是妳們的錯,這只是一次意外;意料之外的事,總是會發生的,並不能責怪任何人。何況我只是輕微受傷,很快會就康復了。」

愛德華還是習慣稱呼靚敏為阿媛,或許他愛的是以前的阿媛,而不是現在的靚敏。這就是我想確認的事;無論是靚敏或是阿媛,她已不再是從前的她了!

我故意地提醒愛德華說:

「靚敏已經不是從前的阿媛了,你不知道嗎?」

「哦!妳誤會我的意思了,阿媛只是我習慣的稱呼,我覺得靚敏這個名字也很適合她。人總是會隨時間改變的,重要的是變成了什麼樣,不是嗎?……」

「你……很愛她嗎?」

「嗯!我愛她,我也很想照顧她、保護她!」

「你回國就是為了她嗎?」

「是的!但事情不是妳所想的那樣……」

愛德華說,他也很反對什麼媒妁之言、父母之命的事,但他聽父親說靚敏為了此事離家出走,甚至鬧得父女失和,他覺得有責任回來當面解決這個問題。

起初,愛德華想向靚敏說明他的立場,取消「指腹為婚」的約定……。

「那……你為什麼改變心意呢?」

「說真的,我原本以為她只是個嬌生慣養、不明事理的女孩,回國見過面後,才發現她是很有見解的女孩。我和她相處愈久,愈發現她許多優點,她嬌而不驕、有情有義,是位難得的好女孩。所以,我想重新認識變成靚敏的阿媛……」

「所以你決定展開追求嗎?」

「嗯,她對我的吸引力愈來愈強,我告訴自己說,放棄這樣的好女孩,會讓自己終身後悔。我想靠自己的力量追求她,無論有沒有追到,至少我試過了!」

眼前的愛德華,居然和我之前所想的完全不一樣,我原本以為他只是溫文儒雅罷了,沒想到竟是個有志氣的男孩,而且行動非常果決,毅力更是堅強!

我的內心大感佩服,表面上卻不動聲色,試探地問他說:

「那……你追到她了嗎?」

愛德華很誠懇地反問我說:

「妳覺得我追到了嗎?」

「…………?」

「懷萱,阿媛……靚敏念念不忘的是妳啊!」

「啊!……」我忍不住驚呼出聲!

我懂了!愈親近的人之間,愈無法隱藏秘密!愛德華也已看出靚敏和我關係匪淺,他卻對我一直保持著風度,連這次的「意外」事件,都不計較我的過錯。

愛德華仍然以溫和的口吻說:

「我愛她!請你相信我,我比妳更能帶給她幸福!」

「我……相信!」

自從貞姐說出她的親身經歷後,我已明白「被愛比愛人幸福」的道理。此刻我更看得出來,愛德華深愛靚敏的程度遠勝過我,甚至勝過愛他自己……。

我知道我輸了,面對愛德華這樣的「情敵」,我是無力招架的!但我的內心並沒有太多感傷,反而很高興靚敏能得到這份真情,因為他們才是完美的搭配呀!

靚敏在病房外早就等得不耐煩了,她見我好不容易和愛德華說完話,急忙拉著我離開醫院。我們來到前次那家咖啡店,靚敏開始盤問我來看愛德華的原因和結果。

我沒有直接回答靚敏的問題,只是轉述貞姐告訴我的故事……。

那天晚上,貞姐詳述她親身的經歷說,她在大一時曾深愛一位男士,但她的室友也同時愛上這位男士,三人間面臨著友情和愛情的衝突,彼此取捨十分為難。

這位男士是科技產業的新貴,不僅年輕多金,還十分風流倜儻,有許多女孩暗戀著他。原本他追求的是貞姐,想請貞姐的室友幫忙促成,不料相處之後,這位室友也愛上他,等到貞姐不知情而陷入他的情網後,這二段戀情已是同時進行了。

感情不是理智所能遏止,這三個人產生三角戀情後,彼此都感到十分痛苦,不只這位男士為難,連貞姐和室友都不知該怎麼辦?但這三人都不願意割捨感情,直到男士奉派到新加坡,準備長駐在那裡發展時,三人間才面臨最後的抉擇……。

靚敏聽到貞姐的這段戀後,毫不猶豫地說:

「哎呀!貞姐理應當仁不讓囉!人家本來就是先追她的嘛!但這位男士也太可惡了,為什麼要腳踏兩條船呢?難道可以把愛當成一切的藉口嗎?」

我試圖提醒靚敏不要遽下斷語:

「事實上,這位男士同時愛上貞姐和室友,就是同時愛上了,這有什麼道理可言呢?或許感情發展到最後,比的是用情深淺程度,而不是比先來後到吧!」

「唔?難道貞姐不愛他嗎?」

「貞姐覺得……那位室友更愛他!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貞姐說,她和那位室友情同姐妹,感情不輸給被稱為「三劍客」的靚敏、曼倩和我,當她和室友發現彼此都深陷愛情時,都曾經想過自己退讓算了,但彼此也都認為愛情不是物件,不應該由單方面讓來讓去,而是憑感情的厚度來決勝負!

那位男士在出國長駐新加坡前,分別探詢貞姐和室友是否願意跟隨?室友說她願意陪他同赴天涯海角,貞姐卻想在聖女學院完成學業,所以決定留下來……。

我繼續引導著靚敏的思路問說:

「敏,如果妳是那位男士,妳該如何選擇呢?」

「嗯!我會選擇那位室友,她的作法比較像曼倩,為愛無悔……」

「那麼,妳已經知道結局了!」

貞姐說,當她做出決定的那一刻,她就知道自已愛那位男士並不夠多。那位室友是全心愛他,願意以他為人生的方向;貞姐卻是分心愛他,才會選擇自己的路!

那位男士得知他想知道答案,於是他選擇了那位室友,兩人攜手到海外去共創前程,貞姐則獨自留下來繼續學業,讓時間慢慢淡化她心中的傷痛。

我引述貞姐的話,向靚敏暗示我的決定:

「貞姐說,被愛比愛人更幸福,她寧願他享有被全心愛著的幸福,這是她所能給他最大的愛了!這次曼倩的事情發生後,她更確定自己沒有做錯!……」……#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