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聖女學院本傳-明懷萱傳奇》(Ch6.5)

但是就生物的本性而言,陰陽調和才是正常的,不是嗎?……

Ch6.5

為什麼愈是親密的愛人,吵起架來就愈兇狠?難道是因為雙方太了解彼此,所以攻撃之處盡是要害、反擊之道更是要命嗎?或許,不曾經歷過的人是不會懂的!

我和靚敏大吵一架後,兩人對此都有深刻的體認,情誼卻更進一層了。

二天的新年假期結束時,韓特才趕在門禁前載我返校,兩人爽快地揮手道別。

我一進門,就見到靚敏坐在客廳等我。她非常生氣地劈頭就問,為什麼我會跟別的男人出遊?為什麼我二天都沒和她聯絡?我不想理睬她,逕自回房。她立刻追進我房間,大聲指責我水性楊花;我按捺不住,反譏她有了新歡、忘了舊愛。

我們兩人開始大吵,一發不可收拾,而且愈吵愈兇,甚至翻出陳年舊帳,挑剔彼此的缺點,連以前不介意的小節,如今都計較起來……。幸虧貞姐因公補假不在這個「家」中,否則這些難聽的吵罵聲,必定會引起她嚴重關切,甚至介入。

激烈爭吵中,當我狠心地把話說絕的時候,靚敏忍不住啜泣起來。女人的眼淚最管用,我見她梨花帶淚的模樣,不由得心軟口也軟了,忍不住摟她入懷加以溫言。

靚敏楚楚可憐地看著我說:

「萱,我們如此相愛,不要再傷害彼此了!……」

「嗯!」

「這二天……我好想妳,妳想我嗎?」

「唔?……」

其實,這二天我和韓特玩得不亦樂乎,確實沖淡對靚敏的相思之情,連曼倩的事也拋在腦後了。我聽到靚敏如此情縴,感到非常愧疚,只能心虛地說:

「我……想妳啊!」

靚敏立刻破涕為笑,還湊上雙唇要吻我,我連忙用手阻擋。韓特的吻仍留在我唇上,怎好讓靚敏再吻我呢?一時間,我心頭小鹿亂撞,不知如何是好?

剛才,韓特就在我下車道別時,嘻皮笑臉地要求吻別,我很自然地迎上臉頰。沒想到,他卻趁機強吻我的嘴唇,我閃避不及讓他得逞了,羞憤之下打他一巴掌。韓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仍然笑嘻嘻地說:「哈哈,沒關係,留作紀念啊!」

靚敏不理會我的拒絕,堅持地強吻著我,這次我不忍心再拒絕她,開始回應她的吻。我心裡想著,靚敏和愛德華共度假期,是被動而且被迫的,她的內心還懸念著我;而我被韓特邀約暢遊,雖是被動卻迎合而成,內心還將她忘得乾淨。

或許,靚敏愛我的程度,更甚於我愛她吧!

彼此卸下內心的武裝後,靚敏和我熱情地擁吻著、愛撫,玩起我們最愛的床上遊戲。這一次,靚敏搓揉我的力道特別強,讓我感到又舒服又疼痛;我也開始用力地搓揉她,更用膝蓋磨擦她的下體。漸漸地,我們都情不自禁大聲呻吟起來……。

激情過後,剛才吵架時的怒氣早已消弭無蹤了,靚敏和我相擁躺在床上,享受風雨過後的寧靜。原來,親密愛人間的緊張衝突,也可以如此輕易地化解!

靚敏用手指梳攏我的長髮,忽然想起問說:

「這二天妳和韓特一起出遊嗎?」

「嗯,妳怎麼知道呢?」

「我打電話回來找妳,貞姐形容韓特的長相時,我就猜到是他了。」

「妳認識他嗎?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?總是嘻皮笑臉的?……」

靚敏似乎察覺我對韓特有好感,緊張兮兮地問說:

「他……沒有對妳怎樣吧!」

我不想針對這個話題討論下去,語意含糊地回答說:

「……沒有啊!」

嚴格說來,韓特這二天真的沒對我怎樣,只有很自然地牽我的手、很調皮地吻我的臉,並無其他肌膚之親。究竟他想對我怎麼樣?對我而言仍是一團謎吧!

昨日出遊抵達小別墅後,我累得躺在涼椅睡著了,迷糊間被韓特抱進房間的床上,依稀聞到他身上散發的男人味,然後就足足睡了十四個小時。今日清晨醒來,卻見到韓特四腳朝天躺在客廳沙發上,睡相像著小孩似的,令人不禁莞爾。

今天一整天,韓特繼續充當生態解說員,他上午帶我暢遊山丘林間,為我介紹這裡的各種植物景觀;下午帶我嬉戲海邊,讓我認識潮間帶的生物。晚上他帶我地當地小漁港旁的餐廳,吃頓豐盛的海產大餐後,就送我返校…,兩人相處如此而已。

我向靚敏報告這二天的行程,刻意略去牽手和親吻的部份。我特別詳述韓特如何稱職地扮演著解說員的角色,這不僅是想讓靚敏安心,更教自己別再胡思亂想了。

聽我說完故事後,靚敏沒再多說什麼,反而換我追問她和愛德華的事。

靚敏搖搖頭、聳聳肩,一副無奈地表情說:

「這二天我變成他的導遊,吃喝玩樂樣樣帶,真是無聊極了!」

我一直覺得愛德華和靚敏很登對,忍不住試探地問說:

「妳覺得他這個人怎麼樣啊?」

「什麼怎麼樣?不怎麼樣呀!他完全不多話、非常有禮貌,僅此而己。」

「那麼,……我們怎麼樣呢?」我又將話題引導回來了。

靚敏輕捏著我的鼻子,一派輕鬆地口吻說:

「妳呀,少討厭了!我們都不要再猜疑對方,這樣子好辛苦!」

「唔?」

「管他韓特還是愛德華,任誰都不能影響我們!好嗎?」

難道,靚敏從沒想過她和我的關係並不正常嗎?雖然在現今的人際關係中,同性之間的戀情屢見不鮮,但是就生物的本性而言,陰陽調和才是正常的,不是嗎?

我鼓足勇氣說出內心的感想:

「敏,我想……我們只能有同性愛,不能有同性戀,更不能永遠強佔著彼此。我們可以保有現在的關係,也可以接觸異性,一切順其自然發展,好嗎?」

「哎呀!我不知道怎麼去區分愛和戀,我只知道我很愛妳,片刻都不想和妳分離!至少到目前為止,妳是唯一佔據著我內心和身體的人,以後如何誰知道呢?」

「說真的,我也不願意和妳分離呀!我只是說,不能把我們的愛情當成愛情的全部,感情的世界這麼多采多姿,還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和體驗的事吧!」

「嗯!」靚敏若有所悟地點點頭,看來她也思考過這個問題了。

我聽見靚敏如此輕易地答應,連日來內心的陰霾一掃而空。……#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