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s for : 六月 2007

雙峰(短篇小說)

王樂群-2

 

《雙峰》(短篇小說)

繁華的夜色展現出誘人的風姿。

這座鬧街靜巷中的汽車旅館,裝潢得十分淡雅舒適,有家的感覺。都會男女多半選中這兒當成幽情的所在,既安全又溫馨。

這夜,激情事畢,一對男女躺在床上繾綣,男人繼續把玩著女人的左乳。

「隆乳……」男人若無其事地,談起前夜的一段經歷。

「隆乳,根本就令人分不清真假。…那位酒女竟當場解開她的胸罩,眾人都目不轉睛盯著,嗯,好似一位處女的乳房,白嫩又沾著紅暈;…她還讓在座的每一個人撫摸她的雙乳,唔,觸感竟十分真實,柔軟又充滿熱情。若非她自己說出,否則,誰會懷疑呢?…」男人閉著眼,猶自回味著那奇特的體驗。

女人的內心一陣不安,突然之間,她想到女人的身體,是禁不起比較的,尤其是在得到與得不到之間:「嗯,你愛她比較多吧?直到現在還戀著哪!」

男人一怔,他對那雙隆乳難以忘懷,難道惹得她著惱了?

男人暗自忖度,女人的左乳圓潤飽滿,右乳卻略呈椒乳,自己原本就有偏愛,心中難免存有幻想。但他懂得滿足的,握在手中的才真實!他心懷歉意地將手移向右乳:「我也疼愛她喲!」。

女人有些難為情,她喜歡男人稱讚自己的身體,這容易使她陶醉在幸福中。但是,這種喜悅很快又消逝掉了,她不免又對自己生氣起來。

「唔,還有她呢?」女人這次指的是男人的妻子。

房間壁上的小夜燈照不亮每個角落,通風孔吹來的空氣又乾又冷,兩人的體溫迅速地降了下來。一時間,男人默默地咀嚼著女人的語意,女人更抿著嘴聯想起許多心事,誰也不願意先開口說話。

「啊,原來是這麼回事!」沈默了一會兒,男人突然醒悟,原來自己念念不忘那雙隆乳,竟是掛念著妻子!

男人發現妻子的左乳有顆小瘤後,每每催促妻子就醫,但妻子既擔心著左乳病變,又害怕男人不愛,診查的事就擱延下來。自此,妻子就悶悶不樂著,每每問他,如果治療後割壞了左乳呢?他卻支吾,不知如何回答,沒想到隆乳竟然成為兩全的答案!

「不可思議啊!女人隆乳,竟也這般真實……」

「什麼?」女人大吃一驚,瞪著若有所思的男人:「隆過乳就不是女人了,啊,只有男人才會分不清真假,女人心裡可是明白的!」

「妳說什麼呀?」這次換成男人吃驚。

女人感到既心痛又心虛,她究竟是嫉妒酒女的左乳?是為自己的右乳辯白?還是同情男人妻子的左乳?連自己也分不出所以然。到底是誰認定的,奶大就是美呢?雙乳也是大的好,老婆也是大的好,這種遭受到漠視的挫折感,讓女人不禁憤怒地摔開男人的手,那隻按在她右乳上的手。

「我倒先隆乳變大,免你嫌棄!……」女人叫嚷起來。

「胡說!」男人冷不妨抓向女人的胸前,這次卻用雙手牢牢掌握住兩奶,一味使勁地搓揉。啊呀!她抵抗著,卻掙脫不開,不由自主地,只好任由男人擺佈。

男人索性徹底地愛撫女人的身體,漸漸地,她的憤怒變成了興奮,兩人再度相疊交合。彷彿中,她竟聽見他喃喃說:「女人就像雙乳,缺一不可嘛!」

雙峰(最短篇)

王樂群-2

 

《雙峰》(最短篇)

之一

激情宣洩過後,男人偎躺在女人背後,伸手繼續把玩著女人的左乳,口中仍嘖嘖讚賞:「真是好乳。」女人心中卻不禁輕嘆,左乳長得圓潤飽滿,右乳卻略呈椒乳,男人的偏心其來有自。吃味間,女人忍不住問:「你愛她比較多吧!」男人輕輕搓揉著左乳的乳頭,笑著調侃:「妳在吃她的醋囉!」「我說的是她…」女人指的是男人的老婆。男人一怔,旋即兩手齊下緊握住女人雙乳,語帶曖昧地說:「二者缺一不可嘛!」

之二

激情宣洩過後,男人偎躺在女人背後,伸手繼續把玩著女人的左乳,口中仍叮嚀不休:「該去看了。」男人撫摸出左乳內有顆小瘤後,每次都忍不住催促女人就診檢查。女人心中卻藏著隱憂,既擔心著左乳病變,又害怕男人不愛。遲疑間,女人忍不住問出:「如果少了她呢?」男人一怔,旋即用手緊握住右乳,語帶安慰的說:「還有一個她嘛!」女人突然想到了男人的老婆,原來還有一個她!

之三

激情宣洩過後,男人偎躺在女人背後,伸手繼續把玩著女人的左乳,口中仍驚歎連連:「果然有料。」女人心中卻不禁輕嘆,左乳隆得圓潤飽滿,右乳卻隆成椒乳,男人的偏心其來有自。生氣間,女人忍不住問出:「你是愛大嫌小吧!」男人輕輕搓揉著左乳的乳頭,笑著調侃:「妳在吃她的醋囉!」「我說的是她…」女人指的是男人的老婆。男人一怔,旋即用另一隻手緊握住右乳,語帶鼓勵地說:「可以由小變大嘛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