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s for : 二月 2002

台灣政經不分的狂想

王樂群-2

易經有「窮則變、變則通、通則久」之道,若以循環論觀點解之,還有「久則窮」之理。綜觀史冊,歷朝各代的興衰,莫不循此軌跡發展,台灣似乎也逃不過這般的歷史宿命。

台灣在日據時代乃殖民地屬性,經濟民生只能仰頼部份農業生產,這是「窮」的年代。國民黨政府退守台灣,卻同時帶來資金與人才進行經濟改革,這是「變」的年代。當台灣由農業轉向工業發展,建立貿易導向之經濟型態,這是「通」的年代。台灣經濟改革成功後,創造出經濟奇蹟並擠身亞洲四小龍之列,這是「久」的年代。

但是,台灣在久享經濟民生富裕後,卻普遍出現貪婪風氣與唯利是圖,這已是「窮」的先兆。如今,台灣終於再度面臨「窮」的處境,連官員都不諱言有「苦日子」要過。但台灣的「窮」究竟會持續惡化?或盡快再現生機?端視能否「變」得成功。

其實,「窮」、「變」、「通」、「久」的過程,並無一定的時限。但以現今時勢變化之快,「十年」是每一個過程可忍受的極限,每一個過程經歷的時間愈久,下一個過程也必定跟著延長,「興」也如此,「衰」也如此!十年內台灣若無法浴火重生,相較於彼岸即將開啟的十年榮景,台灣之前途可想而知!

台灣的經濟走勢雖已與世界同步,但形勢卻更為複雜,眼前島內之傳統產業早已是強弩之末,只剩高科技產業仍一枝獨秀。眼見彼岸之龐大市場興起,台灣產業被迫非競即合,競之不敵,只剩結合一途。但是,礙於兩岸政治立場之對立,台灣求「變」之路,當然更艱辛難行。

所謂「政經不分家」,更具體的說,政治與經濟互為因果;台灣欲求經濟之善果,惟有在政治上先種善因。故台灣政治之變革,尤為殷切迫急,政務若不通暢,經濟更難振興!目前台灣政治問題弊端叢生,使經濟問題更加惡化,解決之道惟有先從政治上「三管齊下」,才能有效根治病源。

一、政局務求穩定:台灣政權雖已交替,但政黨惡鬥卻更為激烈,不肖政客奪權謀私也更為露骨。目前,政黨之小利凌越人民之大利之上,實乃台灣「窮」之肇因,人民惟有徹底覺悟「黨禍」之害,強力處置政黨及政客不當作為,使各政治人物知所警剔,台灣政局才能在穩定中求發展。

二、政策務求透明:台灣早已民智大開,但執政者卻仍迷信「愚民」之法,動輒以黑箱作業處理政務,以行政強權弱化立法,並忽視媒體制衡之力量。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之前途,難道就操縱在如此政策機制之下嗎?人民惟有爭取更多參與決策之權力,執政者才能真正遂行人民之意願。

三、政吏務求廉明:台灣「白金」與「黑金」問題之嚴重,貪污風氣之盛行,幾將台灣陷入沈淪之地。上行下效之,官場敗壞如此,民間自然腐化;貪婪之風全島盛行,台灣焉得光明前途?肅貪絕對是當前要務,人民唯有體認此一事實,要求政府徹底整頓吏治,否則再好的政策也是枉然。

台灣的「淺碟型經濟」完全禁不起長期的疲弱,台灣的民生更經不起長期的困苦,五十萬人失業還不能心生警惕,難道要五百萬人失業才痛定思痛嗎?莫忘了,五百萬人已足以建立新的政權了。台灣若要以最快速度解決經濟上「窮」的問題,就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進行政治上「變」的改革,今日不做,明日必將後悔。

對此,台灣人民的工具是「選舉」,而不是「陳情」;人民的武器是「罷免」,而不是「請願」,無論是對政府、政黨、政客、政吏,皆應如此。還有,請將「創制」與「複決」的權利還交人民,讓全體台灣人民來決議真正的台灣前途吧!(2002/2/11)#

 。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本 著作 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.